返回

致命亲爱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3 在江湖我们就讲江湖规矩(第1/4页)
八一中文网手机阅读地址:m.81zw.us

  
  就在蒋小天暗自捏汗时,蒋璃已经抚上了他的脸。

  让众人震惊的是,桑尼竟没反抗,直到蒋璃将他揽入怀中,暗自使劲止住了他前后晃动,下巴抵着他的头顶。

  “他喝酒了?”蒋璃问。

  “哪能啊蒋爷,他才多大,我们怎么可能给他喝酒?再说了,就算喝醉了也不能这样啊。”孟阿谷马上道。

  “说实话!”蒋璃不悦,喝道。

  “真没——”

  “桑尼他昨晚上……偷喝了冬祭的酒”阿谷嫂打断了孟阿谷的话,面色有些难堪,又急急解释了句,“但就只是一丁点,我训这孩子了,他也知道错了。”

  一句话掀起千层浪,周围人全都指指点点了。

  “冬祭的酒怎么能偷喝呢?”

  “是啊,小孩子不懂事你们做大人的怎么不注意呀?”

  “造孽啊,怨不得这孩子成这样了,不信邪不行啊。”

  沧陵是有了历史年头的古城,也是多民族汇集的古城,以往各族祖辈们会根据不同时节举行各自的祭祀活动,现如今信息发达、少数民族与汉族通婚,除了个别有特色的拜祭活动外,大家公认的就是冬祭了。

  冬祭在沧陵是头等大事。

  于立冬之时,各家各户拿出最诚意的酒肉水果入雪山面青湖祭拜天地,祈求来年五谷丰登人丁兴旺。

  这是沧陵人的信仰,也是对未来生活的希翼。

  孟阿谷一听这话急了,但再行责怪为时已晚,一个劲地拍自己脑袋,怪自己没看住儿子。

  蒋璃也没多说什么,顶着众说纷纭回了店里,桑尼又开始晃。

  就在众人都在抻头往店里瞅的时候,蒋璃从里面出来了,手里多了样东西。

  不大的绣包,白色锦缎制成,黑色丝线勾勒了些认不得的符号,仔细瞅这符号竟是跟非洲鼓和饮品店招牌上的一样。

  这样一个物件,古城里的人却不陌生,他们叫它符包,专属蒋璃的符包。

  没有是这符包解决不了的事,就正如没有是蒋璃治不了的病一样。但凡认识蒋璃的人都会对她敬怕有加。

  敬,是因为蒋璃像是巫医一般的存在,能治愈大家能看到的病,也能解决大家看不到的病;

  怕,因为她是当地著名地头蛇谭耀明的人,有人私底下说她和谭耀明是兄妹,也有人暗传她是谭耀明的情人,总之两人是谜一般的关系。

  但不论如何吧,蒋璃性格直率随性,曾有人来砸谭耀明的场子,听说蒋璃一个人愣是把几个大男人打趴下过,从此谭耀明的江湖地位立住了。

  所以,就是这样一个亦正亦邪、救人于水火又不能轻易得罪的蒋璃,成就了大家口中“蒋爷”的称号。

  蒋璃将符包挂在桑尼的脖子上,短短半分钟,就瞧得桑尼停了摇晃,看得众人啧啧称赞。

  阿谷嫂上前一把搂住桑尼,连连唤他的名字。

  桑尼安静了一小会,眼神总算有了焦距,扭头朝着阿谷嫂叫了声妈,阿谷嫂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孟阿谷见儿子没事总算松了口气,对蒋璃感恩戴德了一番后又呵斥桑尼,“混小子,你喝什么不好非要偷喝酒,那酒是你能喝的吗?”

003 在江湖我们就讲江湖规矩(第1/4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