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长生不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鸭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秦雅南希望自己不是来和刘长安相亲的。

    竹君棠希望再次在宝隆中心楼顶见到刘长安,侃侃而谈长生,再请他表演一次跳楼。

    仲卿没有马上去找刘长安,竹君棠不是要去陷害刘长安,只是她没有办法影响到刘长安,就想找到能够影响刘长安的方法和人。

    刘长安回家了,赶在天黑之前把满地的梧桐叶子扫成了一堆,梧桐树那光秃秃的枝丫越发显眼了,仿佛一个头发繁密的年轻人突然掉了一块头发,露出了头皮,让人觉得比中老年人的秃头更加不健康而带着疾病的预兆气息。

    刘长安打扫完落叶,把晒在外面的香菜干芥菜制品收了起来,咬了一片,咸淡适中略带甜味,再暴晒几天就好了。

    看着那安静的车厢,刘长安有一种不该让它待在这里的感觉,他想起了今天在仓库里看到的黑地彩绘漆棺,那具彩绘棺上也绘满了穿梭于流云中的神奇怪兽,外黑漆为底,用红,白,黑,黄,绿等颜色,绘出流动奔放的云气,云气间穿插了一百多个动物和神兽精怪,组成了局部五十七幅内容,是典型的汉代气纹漆画,充满着祥瑞端正的气息,却是和车厢里的青铜棺材散发出来的气息截然不同。

    自古以龙指代天子,龙为至尊,凤为后,地位却是次于龙,那凤撕咬龙身的图案,散发着的逆伦凶杀气息,萧萧瑟瑟彷如秋冬寒意,冷冽刺骨。

    这个东西是不是让秦蓬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送到他手中……人近死亡,其实就像处于黑夜和黎明的交界,身体中已经蕴藏着死气,往往能够吸引或者感觉到一些跨越生死轮回的气息,这些气息让秦蓬不安。

    一百一十岁的人了,堪称人瑞,能够感觉到一些鬼神之外的特殊磁场也不奇怪。

    刘长安略微琢磨了一会儿就去做饭了,去打麻将的时候,今天依然少了几个熟面孔,十点钟就散场了,刘长安输了十块钱,擦着鼻涕坚持到散场的钱老爹爹乐呵呵的回去了,他是今天晚上最大的赢家。

    晚间刘长安罕见的做了一个梦,但是醒来却完全想不起来,只是感觉有些冷,加了一床毯子。

    第二天早上,刘长安拿着门外的豆浆喝了起来,一边看着落下了更多叶子的梧桐树,短短两天,已经有小半叶子落了个干净。

    一天的假期原本打算无所事事的度过,结果却格外充实,劳动使人快乐,劳动创造财富,劳动带来健康,劳动人民最伟大……刘长安搬了一下午砖感觉十分愉快。

    来到学校,在校门口遇到了班主任黄善,他正拿着手机看着什么视频,但这大早上的应该不是他关注的女主播。

    路过篮球场时,刘长安看到了陈昌秀,陈昌秀也盯着刘长安,凶狠的面相因为嘴角的冷笑更加难看了,刘长安回了一个露出牙齿的笑脸。

    “你等着!”陈昌秀伸出手指指着刘长安,他觉得刘长安太嚣张了,感觉能让刘长安笑不出来就是很爽的事情了。

    白茴正在教室门外吃钱宁带来的早餐,在肯德基买的,精心搭配有咖啡,鸡蛋三明治,还有一碗粥,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做到这份上已经很不错了,自己在家里做一份爱心早餐有点太为难他们了。

    白茴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刘长安会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笑容里通常还有一点因为刘长安的心意得不到回应的淡淡怜悯在里面。

    今天白茴对刘长安熟视无睹,目光迅速越过他,变得冷淡漠视。

    教室里还没有几个人,刘长安打招呼:“早上好啊。”

    白茴扭过头去,侧对着刘长安。

    “我听说学校顶不住压力,被同学向教育局举报了,端午节还是会放假,我们要不要再去唱歌啊?”刘长安热情地建议,因为白茴说以后唱歌要带上他的。

    “刘长安!你是不是来找削的!”钱宁忍无可忍地说道,因为刘长安让白茴伤了自尊,白茴一直在生气,连对钱宁和陆元都爱理不理了。

    刘长安十分遗憾,走进了教室。

    安暖比刘长安晚到一点点,因为今天早上妈妈有事赶早出门,让她照顾下家里的花花草草,浇水就花了安暖不少时间。

    远远地安暖就看到了白茴,今天白茴穿着整套的校服,看上去个子有点矮,当然这是相对于安暖来说,这种松松垮垮的校服能够遮掩住白茴的优势,可是作为排球队员,校队运动员,安暖能够穿着运动短裤替代学校的校服套装里肥大的裤子,少女高挑修长的双腿在晨光下散发着柔润的光泽,仿佛玉石雕琢一般浑圆而美妙无比。

    安暖的心情有些浮躁而喜怒不定,但是看到白茴,还是忍不住生出许许多多的得意和骄傲出来,可是安暖又不想表现的太明显,提醒着自己不能得意忘形,要矜持,少女一定要矜持啊。

    “真羡慕你,天天有人准备早餐午餐。”安暖走到白茴身前还没有准备好说辞,脱口而出就决定恭维下白茴。

    钱宁嗫喏着有些脸红,就算他喜欢白茴,可安暖确实明艳动人,让荷尔蒙分泌旺盛的男孩子难以直视。

    “你要是想,让刘长安也给你带早餐啊!”白茴不知道自己这句话说的有没有水平,但是话中的酸味让她有些后悔,这表现的太明显了,岂不是让安暖更加得意?

    看着安暖矜持的微笑然后离开,白茴气的把手里的早餐丢进了垃圾桶里,钱宁张了张嘴,心中气恼,却不是针对白茴,而是刘长安。

    “她……她一定是知道ktv里的事情了,谁告诉她的?”白茴的目光从钱宁身上扫过,有些气急败坏,安暖突然好像放低姿态的恭维人,这绝对不是认输,而是作为胜利者的优越感!在表达她已经不屑和白茴处处斤斤计较了,只有胜利者才会有这样主动放低姿态的资格!

    安暖走进了教室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深呼吸了一口气,把书包挂了起来,然后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手指头轻轻敲打着,眼角的余光发现刘长安正在和高德威凑在一起,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来了。

    “高德威,你真是太厉害了。放到两百年前,你一定是科举头名,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刘长安拿着高德威的笔记,高德威不但把他亲戚老师那里补习总结的要点记好了,还自己梳理了一些重点难点考点,整本笔记堪称高德威三年学习的心得浓缩精华。

    高德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你和安暖看看,别传出去了啊。”

    “那当然。”刘长安表示理解,“我昨天做了香菜干,做好了我给你带点。”

    高德威点了点头又去看书了。

    “什么一日看尽长安花,两百年前的科举在长安吗?我先看。”安暖忍不住了,伸手从刘长安手里把笔记拿了过来,高德威是谁?学霸中的学霸,关键是没有一些人敝帚自珍或者装模作样的毛病,刘长安居然用一点香菜干就打发人家?

    刘长安没有和安暖抢,今天他没有做阅读理解了,继续看袁枚的子不语。

    安暖心不在焉,瞄了两眼笔记之后,眼眸斜过去看刘长安在干什么,一眼就看到了他看的内容。

    “jx高a县僮杨贵,年十九岁,微有姿,性柔和。有狎之者,都无所拒。。”

    这什么书啊!安暖都觉得臊的慌,尽管女孩子私下交流里什么男同腐文是常有的话题,但是刘长安看的这个分明是人和动物啊,真是低级趣味!

    “不许看。”安暖把刘长安的书合了起来。

    “在古代,这是很寻常的事情。鸭子这种动物,其实很有趣。”刘长安饶有兴趣地给安暖讲解起来..........................

    “你给我闭嘴!”留意到白茴走进教室,安暖马上压抑住暴走的冲动,脸上带着微微羞涩的笑容,压低了声音,捏了一下刘长安的手。

    白茴远远地看着,感觉安暖和刘长安在打情骂俏,冷哼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刘长安无趣地无所事事,书不让看,笔记也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