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长生不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鬼迷心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走了啊。”

    去唱歌的同学在校门口集合,安暖头也不回地举起手摇了摇,自己回家去了。

    “安暖个子好高。”白茴用羡慕的语气说道,又补充道:“就是瘦了点。”

    其实说安暖个子高,就是说安暖腿长,像安暖这样的身高和身材比例,要说穿上短裙,丝袜,或者高跟鞋之类的,甚至是她平常训练的运动短裤,都足以谋杀很多眼球了,一般女孩子不羡慕是不可能的。

    刘长安也明白白茴话里隐藏的意思,安暖个子高,可是不够丰满,白茴的罩杯在整个附中能排进前三,前两名则太胖了。

    高三的学生,终究还是有些青涩,难以深刻的理会白茴的意思,不可能自然而戏谑地开始调侃女孩子们的身材问题。

    白茴感觉有点热,解开了校服的拉链,露出里边ck的t恤,胸前的品牌字母被顶的有些变形了。

    “我觉得高考后,很多同学可能就再也难以聚齐了……大概就是高考前聚会一次,高考后聚会一次,大部分同学两次里总能来一次。”白茴说着自己的考虑,一边清点人数。

    这时候大家还没有对分别有太多的感慨,脱离桎梏的期待和复习的紧张才是支配情绪的主要事件,聚会更大的作用是放松一下。

    “钱宁,陆元,你们两个先去买些吃的,我们一会到包厢里等你们。哎呀,它这个团购套餐晚上不能用……不过这个酒水果盘的套餐也还算优惠。你们水果就不用买了,啤酒也少买点。”白茴指挥着。

    “刘长安,和我们一起去吧。”钱宁对刘长安说道。

    刘长安还是没有意见地点了点头。

    钱宁和陆元是表兄弟,钱宁个子高一点,陆元稍微矮一点,但是更壮实,两兄弟在一个班,基本算是白茴的跟班,例如白茴当值日生的时候,很多活就被他们抢着干了,钱宁负责给白茴带早餐,而陆元则在中午替白茴去食堂买饭。

    “你们两先垫着钱,完事了大家aa凑给你们。”白茴说道,朝着钱宁和陆元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三个男生一起来到超市,白茴说水果不用买,钱宁还是买了两个番荔枝说白茴喜欢吃,陆元不甘示弱,买了一些临武鸭,白茴也喜欢吃这些辣辣的比较干的肉类零食。

    刘长安买了一些安暖经常吃的零食,他虽然不热衷零食,但是安暖却特别爱吃,总是会塞一些给他和高德威。

    男人应该找爱吃零食的女朋友,她们热衷于唇舌的触感。

    习惯性的挑选了一些花生和瓜子,坚果类和蜜饯类的零食延续了几百上千年,只是现在已经不是主流了,刘长安想了想又拿了一瓶红星二锅头。

    “除了你,可没有谁喝这二锅头。”钱宁怀疑地看着刘长安,“你想灌醉白茴?”

    白茴是能喝酒的,而且酒量不错,但也不至于能扛的下这种烈性酒。

    “她要喝醉了,也是你们送她回家,担心什么?”刘长安笑着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两兄弟都露出了笑意,毕竟是他们和白茴的亲密关系得到了认可。

    “高一的时候,你盯着白茴看,把脑袋都摔了……不过现在你好像喜欢上了安暖?”陆元试探着问道。

    “不和你们竞争。”

    刘长安的答复让钱宁和陆元都很满意,于是结账的时候那瓶只有刘长安自己喝的二锅头也一起结账了。

    刘长安投桃报李,主动提起了最大袋的零食,来到ktv包厢的时候,白茴看到刘长安提着最多的东西,拿着纸巾在刘长安额头上擦了擦,“瞧你这汗出的,他们怎么不帮一把?”

    “没事,天气太热了而已。”刘长安看到了钱宁和陆元眼里嫉妒的光芒。

    另外一个同学赵武强顺手接了过来,刘长安说了声谢谢,就看到白茴正用不满的眼神看着钱宁和陆元。

    对于很多女孩子来说,利用各种娇嗔喜怒的情绪表达来操纵异性,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

    “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从欧阳修这样的风流骨头到眼前的少年,似乎都会为她们的一颦一笑在心中生出更多情绪来,为之神魂颠倒。

    钱宁和陆元不会为白茴写诗,但是唱歌的时候很大胆,都选了情歌,虽然没有在开唱前来一段感人肺腑的表白,唱歌的时候的眼神却说明白了对象。

    白茴只是一直笑吟吟的,时不时和唱歌的人对视,招呼着看上去有些还没有融入气氛的同学的兴致,轻松地把握着场面。

    刘长安喝着二锅头,吃着花生米,剥了一包鱼尾巴,辣的够劲,鱼肉劲道,鱼皮也有嚼劲,倒是下酒。

    他也唱了一首李宗盛的鬼迷心窍,同学们都有些出人意料刘长安的歌喉,少年沉静不下来的嗓音竟然也唱出来了中年男人的沧桑和尘埃落定之后的呢喃感。

    就连白茴都没有说话了,静静地听完之后才鼓掌,走到刘长安身边,用鼓励的语气说道:“你喜欢李宗盛的歌?林忆莲和他一起唱的当爱已成往事,你会吗?也许你可以带带我,这首歌我很喜欢,但是唱起来总是少点感觉。”

    “试试吧。”刘长安点了点头。

    白茴的嗓音当然没有表达出成熟女人的那种柔肠百转的感觉,可是她显然十分沉醉其中,努力表达着歌曲的感觉,刘长安只是衬托着她,在她的歌声后紧紧地补贴着她想要的感觉,在她自己唱完之后看着刘长安唱歌就不由自主的眼神里多了些温柔的味道。

    一首唱完,掌声比刚才刘长安独唱的时候热烈的多,毕竟除了看到白茴就从楼上摔下去的刘长安,其他人和白茴的关系都很好,而且刚才白茴也唱得很动人,刘长安一直在衬托她。

    白茴喘着气,鼓鼓的胸脯一跳一跳的,她很喜欢唱歌,但是和刘长安一起唱歌的感觉格外与众不同,就好像自己以前总是骑着马在烈日下奔驰,干巴巴的,突然有一天旁边刮起了微风,天空上有淡淡的云遮挡着阳光,周围还有一丛丛湿润润的花草林地让自己的呼吸间都充满着香气。

    “真没看出来你唱的这么好,以前来ktv都应该叫上你的,以后喊你要一起来啊。”白茴脸颊上还带着兴奋的潮红,唱歌这件事情其实很能够带来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愉悦,很多唱的好喜欢唱的人才感受的很特别。

    白茴以前和钱宁和陆元经常来唱歌,但是他们两个和刘长安的差距太大了。

    刘长安笑了笑算是答复,钱宁和陆元已经开始闷闷的喝酒了。

    中途刘长安去了一趟卫生间,赵武强跟了过来,对刘长安说道:“歌唱的挺好。”

    “练过的。”

    “钱宁和陆元平常就总拿你高一的事情开玩笑,因为白茴喜欢听,她觉得有人这样子是因为自己魅力大。不过我刚才听钱宁和陆元说了,白茴现在对你挺热情的,是因为你昨天和陈昌秀的事情,大家都在说你喜欢安暖,这让白茴感觉没面子。”赵武强看了一眼卫生间外,压低声音说道。

    “她为什么会感觉没面子?”刘长安觉得女孩子的心思还真是可爱,尽管对于绝大多数男人来说,知道对自己热情的女孩子怀着这样的心思,可能并不会觉得多么受宠若惊了。

    “她和安暖一直不对付啊。高一的时候竞选班长梁子就结下了,女孩子心眼都不大。”赵武强笑了笑说道。

    “男孩子心眼也不大。”

    赵武强看了一眼刘长安的神色,拍了拍他的肩膀,“总之你不要太入戏了,白茴就是想打击安暖而已,原来喜欢她的人喜欢安暖了,她觉得没面子,但是如果你又喜欢上白茴,就会给人一种只要她想,你就会随时丢开安暖的感觉。”

    “你也喜欢白茴吧?”刘长安笑着说道。

    赵武强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刘长安没有多说什么,洗了洗手,回到了ktv包厢里,发现白茴组织了一个“最后的告白”的活动,一个叫林心怀的男孩子正在对白茴的闺蜜苗莹莹表白。

    看来是早就有组织的预谋活动,苗莹莹虽然有些意外,但是明显十分惊喜,羞涩地接过了林心怀的礼物,刘长安连忙也和其他同学一起鼓掌,现在毕竟不是八九十年代了,风气很不一样,更何况高三的学生基本十八九岁已经成年了。

    接下来就是其他人对白茴表白了,除了钱宁和陆元还有两个人也对白茴表白了,带着毕业分离的情绪和惆怅,青春的感情十分热烈,白茴很感动而认真地倾听了男孩子们的表白,但是以高考在即,现在无法回应他们的心情为由拒绝了。

    白茴最后看向刘长安,眼神中有些鼓励和羞涩的期待,刘长安喝了一口二锅头,在众目睽睽下走到了白茴身前。

    白茴能够闻到那浓烈而放肆的酒气,刘长安的眼神温柔而深情,让白茴的心情都有些加速,她很期待这一刻,尽管她的回复和面对其他男孩子时肯定没有什么区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