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长生不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谈长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范建心里琢磨着这样的女人也不知道要什么样的男人才能享用,但是对于仲卿来说,范建这样的人,当然是越少打交道越好,希望以后不用再来找范建。

    无关各种条件带来的优越感,长期食用槟榔和烟酒的男人,身上有着一股特殊的味道,仲卿很不喜欢。

    “那个男孩子叫刘长安,这是他的电话。”仲卿把刘长安的电话号码发送给了牵着罗威纳犬的少女。

    她的名字叫竹君棠。

    竹君棠收回抬头望着宝隆中心大楼的目光,看了看刘长安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他好像是个流浪汉。”仲卿说了一下刚才自己从范建那里了解到的信息,做出了结论。

    “他也许是个高中生……或者大学生。”竹君棠觉得仲卿的眼神有些怪异,解释了一下,尽管在她眼里流浪汉也好,学生也好,那个人的所作所为已经足以让人忽视他的任何身份了。

    “没什么区别。”仲卿淡淡地说道,无论对方是谁,以竹君棠的身份,都不应该去关注一个平平无奇的少年。

    “这栋楼有多高?”竹君棠自顾自地说道,半眯着眼睛,让眼眸看起来有些狭长而妩媚。

    “452米。”仲卿对于这栋在全国排名大概在前十五的高楼数据聊熟于心。

    “这么高的楼要是跳下来,还能活着吗?”竹君棠好看的鼻子皱了皱,然后又松散开来,脸上流露出一种不可思议的情绪,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不能。”

    “我也觉得不能。”竹君棠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正在吐舌头的罗威纳犬,“稳妥起见,你去买条猪从楼顶丢下来看看。”

    竹君棠的狗,显然没有领会到主人刚才在脑海里设想了一下它掉下来的情景。

    “三小姐,你不要再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我听说你昨天晚上让人在附近找一具尸体,然后自己凌晨时分也下楼转悠了很久。”仲卿虽然是竹君棠的助理,但是也不能配合着她胡闹。

    竹君棠很不淑女地打了个哈欠,随手把牵引绳交给仲卿,转身往宝隆中心里走去。

    直达顶楼的电梯中,竹君棠沉默不语,看着刘长安的名字和电话。

    “那年刘邦进了咸阳,我被救了出来。项羽再来,找不到我,于是就把咸阳烧了。”

    “从秦始皇寻求长生不老开始把你关了起来,再到刘邦救你,那可是被关了十几年啊。”

    “是的,然后刘邦又把我关了起来。”

    “……”

    昨天晚上有人在楼顶和自己胡说八道,然后纵身一跃跳楼了,死不见尸……倒是让竹君棠刚刚起来用望远镜看到了在工地干活的一个年轻人,似乎就是昨晚见到那人的模样。

    她依然清楚地记得,那人纵身跳了下去,竹君棠惊叫了一声,也跟着扑了过去,本能地想拉住他,却只看见他的身影加速下坠,一会儿就在黑夜中不见了踪影。

    “我……我……”竹君棠只觉得牙齿发抖,这栋楼是郡沙市最高的楼层之一,从这里跳下去,绝无可能生还,就是看摔的四分五裂,还是摔成肉泥的悬念而已。

    瞳孔都在放大,竹君棠腿脚发软,她有时候想过从这里跳下去自杀的情景,但是真的见到这样的情景,她才发现这种事情的可怕之处,竹君棠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集中在心脏,心脏不堪重负地要把血液挤出来,她的四肢凉凉的,整个人委顿在地。

    过了好一会儿,竹君棠才爬了起来,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乘电梯一路直达楼底。

    时间是午夜,楼下大堂依然有穿着制服的安保在巡视,看到竹君棠连忙敬礼迎了出来。

    竹君棠冲了出去,四下搜寻着,一边害怕一边强迫自己准备好看到那无比凄惨的一幕。

    这么跳下来,一定死的很难看,自己还是不要跳楼了,竹君棠这么想着,心中惊疑不已,他为什么要跳楼?

    她想起了他最后看她的那一眼,那是何等的平静,这一定是万念俱灰,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留恋的决心,才会有的眼神吧?

    和他相比较起来,自己完全就是个懦夫,他大概比自己还要更加不幸吧?

    竹君棠在楼前广场找了一圈。

    “大小姐,您找什么?我们帮你一起找。”当值保安跟在竹君棠身后说道。

    竹君棠疑惑不已,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问道,“我刚才看到有人从楼顶跳了下来。”

    安保大吃一惊,连忙呼了其他巡逻的同事一起寻找“尸体”。

    半个小时以后,寻找“尸体”的巡逻队纷纷报告,大楼周围百米内都没有任何发现。

    毕竟人也有一百多斤,从楼顶跳下来,又不是风筝会被刮的很远,这样的范围搜索足够了。

    “大小姐,您……您确定……”安保队长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可能我看错了吧。”竹君棠露出了微笑,“辛苦你们了。

    “没有关系。时间不早了,请您早点上楼休息吧。”

    竹君棠转过身去,踩着镶嵌了许多钻石的华丽高跟鞋,地板上的倒影摇曳如水,优雅地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从门缝里可以看到保安依然保持着鞠躬的姿势,一丝不苟,没有一丝怠慢。

    “见鬼了!”

    竹君棠的优雅突然崩溃,身子一软地坐了下来,手指发白地紧紧捏着沙发手靠,她绝对没有看错,她亲眼目睹那个少年就在自己面前一跃而下!

    会不会摔的太碎?会不会摔下去就被什么猫猫狗狗给吃了?会不会刚刚好摔进垃圾桶里,然后被垃圾掩埋了?

    竹君棠想了许多种可能,上楼换了一身夜跑的衣服,准备装作夜跑的样子,在周围再找找,她实在无法接受一个人就在她眼前跳下去,生死不知不说,连影儿都没有了的事实。

    竹君棠绕着大楼跑了一个多小时,想着保安里终究有别人的眼线,终于放弃了。

    折腾了大半夜,竹君棠今天中午才起床,懒洋洋地坐了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如梦如电,一下子让她清新过来,喝了一杯水后才怔怔地确认那并不是一个梦,自己确确实实看到了,确确实实让人去找“尸体”了。

    竹君棠犹自不死心,拿着望远镜在窗边观察着,没有想到就在旁边的工地里有所发现。

    竹君棠的望远镜是徕卡的产品,足够贵,精度并不如最专业的望远镜厂家,但是要看清楚几百米距离的人脸和身体标志来判断他是否是自己见过的人,却已经足够了。

    尽管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亲眼目睹的东西和固有的常识和对世界的认知产生了强烈的冲突,还是让竹君棠有些犹豫和怀疑。

    她最终还是决定给这个电话号码发一条短信过去。

    “你好,我是竹君棠,昨夜与你畅谈长生,今日再见,惊而又惊,盼约见短叙,仅你我二人,八角亭楼顶餐厅,静候莅临。”

    发完短信,竹君棠坐在落地窗边,慵懒斜靠着,手里拿着一本李零的周行天下,眼眸里闪着光,抬头望着渐渐往西的炎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